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國的鋼琴音樂二(1)

桑桐的“內蒙鋼琴曲”

1952年,桑桐以內蒙地區民歌為主題,寫了《內蒙古民歌主題小曲七首》。這七首是:《悼歌》、《友情》、《思鄉》、《草原情歌》、《孩子們的舞蹈》、《哀思》和《舞曲》。這部作品在1957年世界青年聯歡節的作曲比賽中獲銅質獎。

前面我們欣賞過了新疆風格的豪邁粗獷,接著是廣東風格的樂觀詼諧,現在內蒙風格又別有一番情趣,那就是樸實、深情、遼闊草原的氣息。

《悼歌》用了朗誦調的形式,如說如訴,悠長的散板,沉痛的和聲。

《友情》的主題單純、質樸,典型的蒙族音調:

■《草原情歌》,美麗無比的曲調,樸實親切的情感:

■《孩子們的舞蹈》,帶有草原兒童的天真:

■《舞曲》,力量之中有著一股憨厚勁兒:

汪立三的鋼琴曲

汪立三於1953年改編的《蘭花花》,是一首受到好評的鋼琴曲。《蘭花花》原是陝北民歌,敘述一個農村的姑娘反抗封建壓迫的故事。鋼琴曲以民歌為主題,不僅表現出蘭花花的美麗,還容納了驚慌、悲痛、反抗等等情緒。在比較短小的結構內,形成了敘事性、戲劇性和悲劇性的對比,樂曲的主題音調是我們非常熟悉的;廣板:

這個主題立刻把我們帶到陝北高原,那麼遼遠、那麼迷人,也會想到蘭花花是那麼純樸、美麗,故事就從此這兒開始了。樂曲用變奏手法展開,通過織體的改變、和聲的力量、節奏的推動,講述了那令人激動的故事。結尾深沉而又有遙遠的感覺,仿佛暗示這是過去的故事。

汪立三於1957年還寫了首《小奏鳴曲》,由有標題的三個樂章組成:《在陽光下》、《新雨後》和《山裏人之舞》。整部作品無比清新,富有朝氣,有強烈的現代氣息。這是一首最早成功的中國《小奏鳴曲》。

這兩部作品,已經顯示出汪立三個性鮮明、勇於探索的創作風格。

劉莊的《變奏曲》

利用中國民歌為主題寫鋼琴變奏曲,是五十年代許多作曲家都喜歡嘗試的形式。劉莊的《變奏曲》就是有代表性的一首。主題是非常優美的《沂蒙山小調》:

這個主題經過九次變奏,仿佛是從九個角度入手,將主題內含的意味揭示出來;也好像是
從九個視角觀賞它的美麗。

杜鳴心的《練習曲》

將一定的技術訓練目的與音樂美的情趣結合起來,使之可以在音樂會上演奏,這種《練習曲》,也引起許多中國作曲家的興趣。其中杜鳴心寫於1955年的《練習曲》就是出色的一首。樂曲開頭有一個悠長的引子,單音奏出:

■像是期待、像是感召,從心頭油然升起。接著,華麗快捷的音流自上而下,一方面是手指靈活的訓練,同時又在“無窮動”的賓士中,體現出明快、熱情和高昂的氣概,是首難得的優秀的中國《練習曲》。

蔣祖馨的《廟會》

這是寫於1955年的一部組曲,也曾獲1959年世界青年聯歡節作曲比賽的銅質獎。組曲由《藝人的小調》、《二人舞》、《老人的故事》、《笙舞》和《社戲》五首樂曲組成。這是民俗風情中的五個場景,都有濃郁的地方特色,這裏例舉其中第一首和第五首的主題。
第一首《藝人的小調》,小行板:

■音樂帶有敘事性,好象民間藝人訴述往事。第五首《社戲》:

■音樂的節奏和不協和音的碰撞,都是對民間打擊樂器的模仿。

吳祖強、杜鳴心的《舞劇“魚美人”選曲》

這部作品寫於1959年。是兩位作曲家根據他們創作的同名舞劇音樂選編而成的曲集,包括《人參舞》、《珊瑚舞》、《水草舞》、《草帽花舞》、《二十四個魚美人舞》和《婚禮場面舞》六首樂曲。其中流傳最廣、最常被演奏的是《水草舞》和《珊瑚舞》。

《水草舞》用擬人化的構思,創造了一個幻想的、美妙的音樂意境,深受聽眾喜愛。樂曲開頭的引子形象地描會出在清澈幽深的水中,纖細柔軟、微微擺動的水草的樣子:

■主題泛著水波,緩緩奏出,展現出無憂無慮的心情:

■這好像是個清靜的、遠離塵世的世界,但是,“水草”卻又不免孤寂和期待的心情,這是中間段的主題:

■這段音樂後來變得熱情起來,然後再現第一段。最後又恢復水中的寧靜。

整部曲集是我國第一部神話題材的鋼琴曲。因為是神話,音樂在優美中還有奇妙、少許怪異的色調。適應這特殊題材的需要,產生了這部現代民族風格的作品。

儲望華改編的《翻身的日子》

《翻身的日子》原來是朱踐耳創作的民族管弦樂曲。儲望華於1964年將它改編為鋼琴曲。樂曲表現了歡天喜地的情緒,具有強烈的民間色彩,也發揮了鋼琴演奏技巧,所以很受廣大聽眾歡迎,是在音樂會上可以經常聽到的為數不多的中國鋼琴曲之一。樂曲主題的一些音故意用小二度和音奏出,模仿板胡中常見的滑音奏法:

■整首樂曲都有民族樂隊那種火爆而又親切的風格。

在中國幅員遼闊的國土上,生活著數十個民族,古往今來創造了極為豐富的傳統民間音樂,這為發展、創造中國鋼琴音樂提供了取之不盡的源泉。五十年代及六十年代初,中國作曲家初步利用這個源泉,就實現了中國鋼琴的初步繁榮。除了上面提到的樂曲外,這一時期還有《序曲》(朱工一)、《火把節之夜》(廖勝京)、《第二小奏鳴曲》(羅忠容)、《新疆幻想曲》(鄧爾博)、《變奏曲》(徐振民)、《快樂的馬車夫》(肖培衍)、《花燈舞》(章純)、《紅頭繩》(江靜)、《序曲第二號“流水”》(朱踐耳)、《喜豐年》(尚德義)、《巴蜀之畫》(黃虎威)、《隨想曲》(桑桐)、《新疆舞曲》(郭志鴻)、《喀什噶爾舞曲》(石夫)、《採茶撲蝶》(劉福安)、《塔吉克鼓舞》(石夫)、《穀粒飛舞》(孫以強)、《解放區的天》(儲望華)、《洪湖赤衛隊幻想曲》(瞿維)和《快樂的羅嗦》(殷承宗)等等,等等,實在無法一一列舉,都是優秀的中國鋼琴曲。

改編曲時期——六十代末及七十年代

鋼琴改編曲,是指將既有的歌曲或器樂曲,在保持原曲相對完整性的情形下,改編為鋼琴曲。“改編”的“改”,是指改由鋼琴演奏。“編”是指重新編配,使之適合鋼琴的性能。其中的關鍵,也是最困難的,就在於選擇、創造與原有旋律相適應的立體、多聲的鋼琴織體。

改編曲的最大優點,是便於普及。因為作曲家總是選擇那些聽眾熟悉和喜愛的歌曲、樂曲作為改編的對象。憑藉這一點,鋼琴曲就更容易被聽眾理解和接受。

改編曲這種方式,在藝術上是有失有得的。舉例來說,將二胡曲改編為鋼琴曲,必然要失去二胡的音色,失去二胡特有的演奏法產生的韻味。而得到的則是音樂上的立體、多聲化。立體、多聲音樂能體現出單聲線條所無法體現的藝術意義。所以,我們在欣賞改編曲時,就不要期望那必然失去的,而要用心領會必有所得的。

鋼琴改編曲並不是七十年代才有。早在1913年,趙元任最初的嘗試,就是改編曲。後來,這種方式一直存在著。只是到了七十年代,改編曲幾乎是唯一的形式。改編曲本身,也達到了成熟的階段。主要標誌是:豐滿而又能與中國旋律溶化為一體的多聲化手法,鋼琴技巧較充分地發揮。

“文革”中的一個階段,中國人只能聽到兩部帶有鋼琴的音樂,一個是“鋼琴伴唱”,一個是《鋼琴協奏曲“黃河”》。“鋼琴伴唱”是為京劇唱腔配寫的鋼琴伴奏,實際上,也是以京劇曲調為旋律的鋼琴改編曲。《鋼琴協奏曲“黃河”》則是將《黃河大合唱》改編為鋼琴與樂隊演奏的器樂曲。

專門為鋼琴獨奏用的改編曲,到七十年代末,數量已經很大,這裏列舉一些:

杜鳴心改編的《舞劇“紅色娘子軍”組曲》;

崔世光改編的《松花江上》、《雲雀》(羅馬尼亞民間樂曲);

周廣仁改編的《臺灣同胞我的骨肉兄弟》;

儲望華改編的《瀏陽河》、《新疆隨想曲》、《紅星閃閃放光彩》、《南海小哨兵》和
《二泉映月》;

王建中改編的《瀏陽河》、《大路歌》、《山丹丹開花紅豔豔》、《軍民大生產》、《翻身道情》、《百鳥朝鳳》和《梅花三弄》,以及他改編的日本歌曲《五木搖籃曲》、《櫻花》、朝鮮歌曲《赤膽忠心》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