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哦 戈壁

我有十二年不喜歡戈壁。然而我又不得不生活在那裏。
  十二年後,終於如願以償有幸離開了那裏。坐上火車的那刻,列車緩緩開動,我想我就要離開這片土地了,將來我再不會回到這裏來了。在另一個異域裏我又會開始新的生活。過上與戈壁迥然不同的生活。而那樣的生活在夢裏,在現實中有過千萬次魂牽夢繞的期盼。為這一次離開,我準備了好久,幾乎迫不及待。乘上火車時我默默的對自己說總算要走了。真的要離開了。離開沒有眷顧,似乎還有一點憤恨。
  在外生活沉醉與燈火繁華,我不斷的驚歎外面的世界發展總是這樣快。快的就想伸手去按開關,在舉手之間。忽然之間就亮了亦或者滅了。
  日日走在城市的街口,總是喜歡從開始的地方漫步,一直走到路的盡頭,再反過身來往回走。日復一日從無止斷,成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道程式。某個黃昏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冷眼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來去匆匆,步履匆匆。忽然莫名感到一種空虛,既而變的恐懼。我突然覺得自己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偶然嚇著了,像突然看到自己的靈魂出現在另一個人的身上。覺到了無名的厭倦的時候。我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我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被城市吞噬。站在高樓上的時候,車流如織,霓紅閃爍,高樓林立。卻沒有親切感。我說不清我對著我曾嚮往的城市怎麼就厭倦了。我突然想起隔壁來。想起隔壁暈淡的落日隱隱約約。
  於是我想回去了。但我不可能再如從前一樣選擇走。我已經面對生活了。我沒有勇氣向我的父輩們一樣,一腔熱血慷概淋漓的侵注與土地,在今天的社會裏,太多的人選擇無居所的流浪也不會選擇靜靜的棲息到永遠屬於自己的那片土地上去。我沒有勇氣說我要和黃土打交道。
  在那個瞬間我開始想望及熱烈的期盼著回到那片土地。
  我常想起那首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注視著一方,默默吟誦,默默傷懷。想戈壁的落日,一個人在戈壁上走,或者坐到光禿禿的丘陵頂上去,吹著涼涼的風,注視著遠方,心懷著一股不泯滅的嚮往,但不再走進城市裏去。躺在裸露的石頭的脊背上仰望碧海藍天。看著雲彩幽幽的從頭頂輕盈的劃著舞姿掠過。吹風了,就置身與枯黃的芨芨草的腹地裏,風吹著臉,撩動著,輕拂著草悠悠的晃蕩。
  我常常想起,戈壁上那最頑強的衛士——沙棗樹。他們靜靜的把自己的身軀埋沒在厚厚的沙土裏。篷生著尖尖的刺。刺卻不為抗爭而生,那只說明你門也反抗,對生命反抗。那一簇簇黃色的花如夜裏的星辰一樣紛繁。濃郁的芳香,醉醉的深到靈魂的最深處。還有那奮鬥過的果實,紅紅的,卻不是嬌羞。那是長年累月迎著風的痕跡。澀澀的,甜甜的味道。是在說明你們的生命並不孤獨嗎?
  我強烈的想回去的欲望不斷的增加。戈壁上的一切似乎在向我召喚了。我抵制不住這樣親切的呼喚。我無以拒絕我對那些粗獷生命地域的嚮往。我本就粗獷。我卻選擇背離。
  日日夜夜我在城市的燈火裏遙望。忘著遠處開始思念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在那裏結束的情感。我喜歡上了讀詩,喜歡上徐志摩的那首《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裏依洄。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裏的光輝。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悲哀裏心碎!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裏的光輝。
返回列表